Friday, May 15, 2009

暴风雨中的瓜拉古楼











这个地方,有点出乎我意料,我会那么喜欢。
或许喜欢上她,有一些天时地利人和。刚好我们出海的那一天狂风暴雨。
这样说,好像有点让人莫名其妙,但就是那一场暴雨,那样的气势,那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压。然后是阳光下发亮的灯塔,后面正是那阴沉沉的黑压压的乌云;在我们正要动身回去的时候,前方奔驰而来的雨势,却又奇妙的分成了一半,又岂止是“东边日出西边雨”比得上的;
然后就是铺天盖地而来的暴雨,我们的小船被迫停在奎笼里,与几只狗儿都成了天涯沦落人;又寒又冻;一起眺望着远方的朦胧的大海;
最后,又是那一颗大大的红红的落日,在朦胧的雨丝里,在细雨纷飞的大海上。
那一天,我深深,深深的喜欢上了这个地方。3天里我拍了无数的照片,偏偏就是那一天相机没了电,最美丽的竟然只能留在记忆里。那是我在那么天当中,最喜欢的一刻。
这冥冥中的安排,有时候真的让人觉得神奇。
也或许正是因为少了相机,却多了自在。
我很喜欢这个地方,可是想想,自己其实是一个很容易被满足的旅人。随便一场暴风雨,一道彩虹,我已经满足。
那天两位马来船夫答应让我们坐船出去前面不远的石头岛上,朋友说我是慈禧命,要什么有什么。想想有点好笑,应该是因为给我什么我都快乐吧,所以看见什么都欢欣。
后来的彩虹是这段旅途的bonus吧,让我惊喜,远远的在稻田上划了一道弧线。
当作为一个纯粹的旅人的时候,我和湄钧都是容易被讨好的旅人。

2 comments:

  1. 瓜拉古楼的英文名是Kuala Kurau?在吉辇区的?

    ReplyDelet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