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May 9, 2011

稻城,看大地在微笑



如果我说,有一个地方是我一辈子也希望能够留在心里的温柔记忆,是我心中的梦田,是最希望保留在心中的纯净,那么一定是稻城,我在2010年8月那段旅途中看见的稻城。


去年,我们在中国四川游走一个月,先是跟着团队走,后来脱队留在稻城。那一天,我们自己骑着脚踏车在稻城四处蹓跶。8月虽是夏天,阳光如此猛烈,然而迎面的风却还是凉的,一旦没有了阳光的热量,天气就会转凉,变冷。


对于能够摆脱束缚,不再困坐在巴士里,我们突然有种释放的感觉,骑着脚踏车,可以感觉到风吹拂在身上的冰凉,感觉到阳光照耀在肌肤上的热度,脚踩着大地的真实,如此贴近大自然,

那一刻,我们才感受到旅途的开始。


我们离开稻城小镇,沿着傍河骑,经过两个藏族村寨,青山绿水,即将成熟了的青稞田,金黄色绽放的油菜花,还有嫩绿的野花开,那是夏天的稻城,眼里所见的一切都非常原始,

也非常淳朴。


其中一个藏寨里有个美丽的女孩,她叫格绒卓玛

。我们一

踏进村子就看见了她。因为许多人都曾经提醒,说藏人不一定喜欢外地人到他们的村子里到处走,而且如果进入藏寨,也要先问过村民,加上藏獒的凶狠传说,我们极小心。看见村子入口处站着她,便和她聊了几句。后来才发现,那是经过一个月的时间在四川藏区走过以后,我们才确定,其实他们都非常友善,越是少有外人的地方,越是热情。村里的人对于我们这些外来者只

是羞涩的笑著打声招呼,也不多问什么。我们绕过村子,走到后面的山坡,虽是夏天,天气却极凉爽,黄色的小花开满整片山坡。格绒卓玛也随着我们跑到山坡上,原来她和哥哥在这片山坡上放牛,牛在吃草,而兄妹俩便在山坡上玩。我们远远的看见哥哥手里拿着花,走进一看,才发现原来是哥哥是在做花环,黄色的野花编制成了一束美丽的花环,问他是给谁编的,他说:“给我们家妹妹”。简单的一句话里却藏着对妹妹的疼爱。我问哥哥可不可以到他家去,他说要问妹妹,她说了算。格绒卓玛听了只是笑,眼里带着羞涩,美丽的轮廓不难看出长大以后的她有多漂亮。


夏天的稻城多雨,天空突然就乌云漫天,有个藏家女人把我们喊着,说让我们到她家里躲雨,兄妹俩也赶着牛回家。我们进到藏人家,喝了被酥油茶,吃了乳酪,家里除

了妈妈,又是两兄妹,其他男人都到山里采松茸去了,8月正好是松茸的季节,许多藏人会放下平时的工作,进山里采松茸来卖。雨下不成,天空突然转晴,我们正要骑上脚踏车离开,格绒卓玛和另一个较大的女孩从远处走来,小手伸到我面前张开,原来是一些果子,他们乘我们在喝酥油茶的时候去采来,这些果子就像瓜子一样,可以下酒吃,那是她的友情。看着她的小手,还有那羞涩的

笑容,她其实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会

经过那里,只是在我们必经之路等着,直到我们出现,她手中的果子成为我这段旅程中最美好的礼物。


格绒卓玛,这个女孩给了我们一个永远美丽的记忆,在稻城这个小村子里,这片开满黄花的草原,这里的孩子们,热情款待我们的村民, 因为有了他们,让我们的旅程变得不一样,这块地方将会是我在走过千山万水之后,也不会遗忘的地方。

站在高处眺望着这个村子,一间间用泥土与砖块砌成的房子相互错落,每家每户都种了青稞,还养了牛羊猪,湍湍溪流流经村落,阳光透过云层洒在田里,洒在屋子上,村子的后面是层层的山峦,这个地方,如此美丽如乌托邦,这是一片福地,有山有水,他们并不贫穷 ,完全可以自给自足,快乐的生活。但我知道,随着到稻城观光的游客越来越多时,这里将变得商业化,像丽江,像中甸,到时候这里的小孩将失去最原本的

纯真,而我心中的梦田也将只能永远留在心中


(文章刊登于星洲日报副刊)



1 comment:

  1. 不知为何,成都人都说藏人野蛮?

    ReplyDelete